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

中國建設報社主辦

大資源平臺 ■ 大數據高地

登錄查找

從極化增長走向包容共享全面發展 “一帶一路”帶來全球城市發展新機遇
2019-12-05 11:14:04來源:中國建設報    作者:方 煜

近50年來,世界發展開啟了一場波瀾壯闊的全球化進程。在投資貿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推進下,以“跨國公司+全球組織”為重要表征的全球化,構建起了全球貿易與資本的統一市場。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西方在以哈耶克為代言人的新自由主義理論的推動下,出現了以里根政府和撒切爾政府為標志的私有化和自由市場,整個全球化的根基建立在自由化市場上。新自由主義導向鼓勵投資和貿易自由化,跨國公司推動資本全球擴張。

!picture (1).jpg

這50年的全球化發展確實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中國也成為這場全球化最大的受益國之一。但是從2008年以來,這場新自由主義下的全球化逐步陷入困局,全球化走到了一個歷史性的十字路口。貧富分化與階層對立是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結果,根據前世界銀行經濟學家布蘭科·米拉諾維的“大象曲線”,全球化的贏家是發達國家高收入階層和中國、印度等新興經濟體的中產階級,輸家是發達國家的中產階級和貧窮發展中國家的低收入群體。

“大象曲線”關于全球化贏家和輸家之說,解釋了當前全球、國家、城市中出現的多尺度的社會貧富分化現象。華爾街行動、英國脫歐、法國“黃馬甲”等現象,實際上都說明了新自由主義下全球化導致的階層對抗、城市紳士化、需求不足和分化問題,這已經影響到傳統全球城市的可持續發展。當前,秉持全球化回縮策略的西方發達經濟體與希望繼續擴大開放的新興經濟體處于艱難的博弈當中。

即便如此,新自由主義下的經濟全球化在推動世界發展中的作用,仍功不可沒。密集的國際航空網絡已經把全球組織在一起,全球化貿易壁壘整體持續降低。生產方式、交通方式和信息技術正在加速鏈接全球,世界不可能回到封閉孤立的時代,全球化仍是未來全球發展的重要動力。在這樣的背景下,世界需要一種新的全球化方式,從金融和資本控制導向的極化增長走向包容共享的全面發展,走出當前全球化面臨的困局。

包容共享型全球化是化解全球化危機的新途徑。2000多年前,亞歐大陸上勤勞勇敢的人民,探索出多條連接亞歐非幾大文明的貿易和人文交流通路,后人將其統稱為“絲綢之路”。2013年開始,中國提出共建“一帶一路”的重大倡議,得到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一帶一路”倡議秉持“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綢之路精神,嘗試用中國探索、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解決這場全球化的危機,將引領下一輪包容性全球化發展。

在新自由主義經濟時代,有很多城市研究體系。例如在資本驅動的控制視角下,全球城市格局認知的視角大致可以分為“控制中心”和“網絡關聯”,以Friedmann等為代表的學者,從綜合“控制中心”視角,通過跨國公司總部數量、國際機構數量、制造業規模、交通設施等級等綜合屬性指標評價城市的全球地位,以核心-邊緣、等級結構解讀全球城市格局。以Sassen、Castells、GaWC等為代表的學者和機構,從單一“網絡關聯”視角,跟蹤資本的流動趨勢,基于金融、信息等生產服務領域的總部與分支網絡關系,識別城市在全球服務網絡中的集聚度和關聯度,以流動網絡解讀全球城市格局。

在共建“一帶一路”倡導的包容性全球化背景下,全球城市評價的視角需要從資本、金融導向走向包容發展導向,創新、生產和服務、連通將成為新視角下構建全球城市指數的三大基石。只要城市在全球價值鏈上發揮作用,在全球城市網絡中就具有價值。創新、生產和服務、聯通功能構建了全球價值鏈,隨著全球競爭更加激烈,只秉持單一的發展動力或者只在全球價值鏈中某一環節具有優勢的城市,都無法保障可持續的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動力和價值協同的趨勢也更加明顯。因此,城市在創新、生產和服務、設施聯通三大網絡中的角色共同決定了它在全球城市格局中的地位。

首先,科技創新資源、創新活動、創新服務的全球化正在發揮無可比擬的重要影響力,將改變全球城市格局。其次,智能制造、分布式生產等現代制造方式為先進制造環節回歸大城市提供了機遇,生產呈現服務化趨勢,生產網絡與服務網絡緊密結合在一起,重新定義全球生產與服務網絡中的城市角色。同時,基礎設施聯系成為穩定全球價值鏈的城市之錨,在全球范圍內,人、商品、信息等要素的聯通性決定了城市是否有機會參與全球化進程,全球聯通設施網絡成為從經濟全球化中獲得發展機遇的前提。

在研究過程中,我們基于“網絡協同”視角,研究構建全球價值活力城市指數,以全球創新、全球生產服務、全球連通設施三個網絡,通過八個維度,包括創新主體網絡、創新知識網絡、創新服務網絡、全球生產網絡、全球服務網絡、航空服務、海運服務、信息聯通能力等來衡量城市在全球網絡中的價值活力。研究從全球大于100萬人口的628個城市著手,與“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發布的成果清單涉及的715個城市交集,將沿線重要內陸和港口城市、中國省會及重要沿海沿邊城市、“五通”領域的重要節點城市加進來,最終形成了485個城市樣本。

研究發現,在全球創新網絡方面,中美城市成為創新前沿主戰場。從綜合創新主體、創新知識、創新服務三個維度進行計算,可以看到在創新網絡方面的前20位城市,大多是發達國家首都級別的城市,比如倫敦、東京、巴黎這些傳統頂級城市。此外美國有4個城市上榜,中國有5個城市上榜,中美城市成為創新前沿的主戰場。在中國,形成了“北上杭深”新格局,近五年來杭州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年均增長22%,已成杭州創新發展新動能和經濟增長新亮點。杭州在新經濟方面走到了全國的前面,成為中國最具創新價值與活力的城市之一。

研究發現,在全球生產與服務網絡方面,東京與北京是全球生產和服務網絡的中樞。研究通過全球跨國制造業企業布局和經濟開放情況識別制造業錨固在哪些城市。此外,也關注城市在全球服務業行業的控制支配能力。全球生產與服務排行前50城市中,亞洲城市占據了22個席位。特別是臺北、孟買和曼谷這些以前不太引人關注的城市,進入到了前20位。東京、北京展示了強大的組織中樞功能。亞洲國家首都在生產和服務網絡都具有領先地位,互相支撐發展,具有很強的抗風險能力。

研究發現,在全球聯通設施網絡方面出現洲際均衡。研究結合航空、海運和信息的發展對城市進行評估,全球上榜城市相對均衡,排名前列的香港、迪拜、新加坡、上海、東京、紐約等城市均為洲際門戶或者洲際樞紐,不管是航空、航海還是陸運都具有較強的實力。

根據《“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全球城市報告(2019)》,全球價值活力城市排名前20位呈現美洲、歐洲、亞洲三足鼎立的多極化特征;“一帶一路”倡議潛力城市排名前20位則以歐洲和亞洲為主,集聚了大量中資企業,港口等跨國基礎設施建設活躍,是企業“走出去”最有潛力的地方。如何成為“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全球供應商,已成為每個城市需要思考的重要命題。

整體來看,“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全球城市新格局呈現多極化特征。排名前100位城市中,20個位于東亞地區,21個位于北美地區,13個位于西歐地區。北美、西歐城市整體能級保持較高水平。隨著全球貿易格局轉變和環印度洋時代到來,東亞地區能級不斷上升,東京、北京、香港、新加坡等東亞城市迅速崛起,對全球的城市格局改變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同時,亞歐非大陸連接地帶的俄蒙、中亞、南亞、西亞等地區城市呈現散點崛起的特征,城市整體發展尚不充分且全球化融入水平不高,但經濟增長水平位于全球前列,未來將成為全球經濟增長最快、發展潛力最大的地區。若將前20位全球價值活力城市和前20位“一帶一路”倡議潛力城市進行疊合,可發現“一帶一路”倡議起到了彌補鴻溝的作用,推動全球城市新格局呈現更加扁平化的特征。

引領型的全球城市布局正逐步從以西方城市為主導轉變為更加均衡、從核心邊緣轉向更加包容均衡的網絡協同結構。聯合國的數據顯示,全球最大的30個城市中,21個位于亞洲。到明年,亞洲將擁有全球一半數量的中產階層人口,廣闊的消費市場成為增長的核心動力,“亞洲世紀”正在開啟。

在此背景下,創新型城市、復合型城市具有更可期待的未來。創新型城市依托顛覆性企業引領的創新集群,憑借包容多元的創新生態,更能抓住新經濟風口,快速集聚科技創新資源。復合型城市擁有多元復合的中心職能,具備更強的包容性,利于各類資源要素跨界碰撞和整合。復合型城市有一個優勢,即顛覆性創新往往從邊緣開始,多中心模式反而不利于創新。相比之下,復合的單中心模式更有利于創新。這與我們所面臨的“大城市病”有些矛盾,這種孕育創新的集聚方式要求更高的城市治理能力。

過去40年,歐美科技創新和中國快速城市化帶來了巨大的全球經濟拉動效應,推動全球“奔跑”了40年。那么,下一個階段可持續全球化的動力在哪里?

“一帶一路”倡議開啟了全球包容性發展進程,推動全球供應鏈的雙循環加速流動。依托全球設施連通網絡,一方面,中國與歐美發達國家構成高效率、高價值的供應鏈循環,為歐美提供高端工業產品,開展現代服務、金融與創新合作,繼續融入創新價值鏈網絡。另一方面,中國與其他發展中國家深入合作,打造新的全球供應鏈循環,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制成品、基礎設施和技術服務,從發展中國家引進原材料、能源,帶動更多發展中國家嵌入全球生產體系,實現共贏發展,共同提升在全球價值鏈中的能級。

未來,發達國家依靠科技創新和消費驅動,推動環太平洋、環大西洋循環回路的可持續流動。亞非拉發展中國家通過完善基礎設施、推動工業化進程,以快速城市化為重要驅動力,構建環印度洋的新循環回路。中國處在全球科技創新與城市化兩大動力源中間,發揮全球供應鏈、價值鏈的組織中心作用,將有機會扮演國際新角色,成為全球新樞紐。


網友評論
? Top 中国公益彩票网